耽于美色 担子耽

正值青春

这里是耽子,也可以叫我担子,还可以叫我子耽。

\( ˙꒳​˙ \三/ ˙꒳​˙)/

请多关照

听说有人要图源

emmmmm

就不打tal了。

您有一个瑞金牌的大蜜罐请注意查收。(11)

ooc请注意

ooc请注意

ooc请注意

如若签收

那么

使用愉快

——————————————



金:15岁
格瑞:17岁

金の场合

炎热的夏,蝉鸣不止。

课堂上老师讲着早已学过的内容为了期末考而复习着,而金的思绪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唉……”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情总是不好,心里总是沉沉的,像有什么压在心头一样。

“金,金,金!”同桌凯莉有些急切的声音传入了金的耳朵。

“嗯?怎么了?”终于回过神来的金看向凯莉。

“老师喊你回答问题。”

金似乎看到凯莉笑了一下,但并未在意,他慌忙站起身来,有些无措的张了张嘴。

“金,你站起来干嘛?”老师不满地回过头。

金顿时明白了凯莉的那个笑容,原来是恶作剧呀。

不过,

他到是不想待在教室里了呢。

“啊……抱歉老师,我想……去一下厕所。”金找了一个很奇怪的借口。

高二了,却在课堂上说想去上厕所,不是很奇怪吗?

老师皱了一下眉,却还是说道,“去吧金,没有下次了,以后下课再去。”

“嗯,知道了。”金点点头,走出了教室。

金…… 最近有点奇怪啊。凯莉不解的看着金的背影。

金走出教室后,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般去了厕所,而是转身走向了操场。

“好烦啊。”金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心思学习。

金抬头望着天空,脑海里一片空白。

什么都想了,也什么都没想。

过了一会儿,金站起身来,拍拍衣服,慢吞吞的走向教室。

这个学校很奇怪,明明格瑞高三,金高二,但是去金他们班的时候却能路过格瑞他们班。

金路过格瑞他们教室的窗户时,下意识的去寻找格瑞身影。

原来格瑞的同桌是女生啊,看起来和格瑞蛮亲密的……

金的心情似乎更烦躁了。

格瑞の场合

格瑞在备战高考,但就算如此,他也能察觉到金的问题。

金最近总是走神,有时喊他几遍都没有反应,特别是今天,金竟然在上课时外出,而且还一脸忧郁。

真的很奇怪呀。

“格瑞,老师讲的这道题是什么意思啊?”格瑞的同桌用笔戳了戳格瑞的肩头。

“不知道。”格瑞烦躁的收回目光。

“怎么突然心情不好?”格瑞的同桌嘀咕了一声,却并未介意。

格瑞不知道怎么了,但是不管怎样金都不应该是那种状态,现在格瑞连上课的心思都没有了。

如果不是向秋保证了会上她所教的凹凸大学,他恨不得现在就走出教室。

不过……

格瑞沉思了一会,站起身来。

毫无意义,不是吗?

“老师,我有事出去一趟。”格瑞清冷的声音,突的,充满了只有老师声音的教室。

“啊……是格瑞同学啊,那,那你去吧。”老师迟疑地开口。

格瑞的脚步看似平常,却还是显得有些急迫。

真奇怪啊!格瑞的同桌忍不住皱眉。

格瑞出了教室后直接冲着金所在的班级走去,却在要到金班级窗口的地方停住了。

[你有资格管金吗?因为你是金的发小,所以金就要听你的?凭什么你喜欢他就要约束他呀?你不是知道的吗?金的喜欢和你的喜欢不一样!你怎么能过多的干涉金的私生活呢?格瑞,他不一定需要你。]

不一定需要我啊……又来了这种奇怪的负面情绪。

格瑞忍不住嗤笑,他知道这种想法是他自己的,却总是无法阻止。

就看一眼吧……

格瑞站在窗户边,看着和凯丽说笑的金,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

——————————————

心是放下来了,但是情绪却越发烦躁了呢,格瑞。

您有一个瑞金牌的大蜜罐请注意查收(10)

ooc请注意

ooc请注意

ooc请注意

想开车,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出来。

时隔多年的我,终于更了。

这篇文章完全不是我正常的文风。

多亏了 @阿舍玄子 不然我可能写的没有这么好。

就这样。

食用愉快

————————————————

金:14岁
格瑞:16岁

他们的姿势很暧昧,他躺在床上,金坐在他的身上。

“格瑞……”金碧蓝的眸子里含着泪水,语气软软糯糯的喊着他的名字。

“金……你……”他还没说完,金就凑了上来,亲昵的吻着他的唇。

“格瑞,我好喜欢你啊。”金喃喃着懵懂的用嘴唇去蹭他的脸颊,“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为什么啊?”

金的眼泪滴到了他的脖子上,那片地方像是被火烧灼了一样,炙热的疼痛。

“金,你不懂……”他推开了金,可是自己的心却抽抽的疼了起来。

“不懂什么?在你眼里,我难道就是个傻瓜吗?”金嘶吼着,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到他身上,让人心疼……

他有些不知所措,慌忙且笨拙的去擦金脸上的泪水,可是金还是没有停止哭泣。

“为什么啊!明明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为什么你就……你就不能喜欢喜欢我呢……为什么呢……”金从刚开始的嘶吼逐渐变成了喃喃自语。

看着金空洞的眼神他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地砸了一下,剧烈的疼痛着让他有些缓不过来。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金,可是……他从来都不会安慰别人,哪怕是金……哪怕是金?真的吗?就算是金也……真的不会吗?

他沉默着。

金缓慢的低下了头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他的唇上。

“唉……”他不知是无奈还是满足。

“别这样,金……”

“格瑞……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

他的心漏跳了几拍,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样捧起金的脸去亲吻他的脸颊,从眼睛到嘴唇,甚至去舔舐金脸上的泪水。

“格瑞?”密密麻麻的吻落在金的脸上,让金有些迟疑。

他抓住金的手腕翻身将金压在身下。

“给你三秒钟的考虑时间,如果你还不出去……就不要怪我,没有给过你机会。”他知道他这么说钻了个空子,因为不管怎样,金三秒钟是走不出去的。

“三……”

“什么……三秒钟啊……”

“二……”

“格瑞?你,你说什么啊?”

“一……”

“哎?”

“那么,我开动了……”他低下头与金亲吻,一只手搂着金的腰,另一只手从金衣服的下摆向里面探去。

他明显感觉到金颤抖了一下,随即结束了这个吻抬起头看向金,忽然笑了。

“我给过你机会了,别想逃走……”他低下头轻轻的啃咬着金的锁骨。

“唔……格瑞……”金打了个哆嗦,脸颊通红的用手扒着格瑞的肩膀。

“金,你最好乖一点……”

“嗯……”

————————————————

“呵……梦啊……”格瑞有些自嘲的笑了一声。

“真是奢望啊……格瑞……”格瑞无力的倒在床上,用手臂挡住眼睛喃喃着,“想太多了吧……”




一句情书

你那极端的随心所欲明明是我所厌恶的,

连那挂在脸上张狂的笑容也是我所厌烦的,

可是,为什么,却在我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安迷修

                 @阿舍玄子
             感谢阿舍和我的讨论。

一句情书

你那口口声声的骑士道是我所不屑的,

连你那独来独往性格也是我所讨厌的,

可是,为什么,我的目光却为你停留?

                                 ——雷狮』

[嘉德罗斯生贺!(其二)] 艾比:大家总是喜欢虐待人类的好朋友!尤其是我!

此篇为嘉幻嘉邪教文,请注意

壮哉我大邪教~ @冷浅殇

有私设:1.紫堂幻和嘉德罗斯已交往一年。
                 2.紫堂幻喝酒会黑化。
                 3.艾比喝酒会发酒疯。
                 4.这是8年后。
                 5.现代向。

如果可以?

食用愉快!

————————————————————————

今年的7月28号,嘉德罗斯17岁。

他生日这天,已经交往5年的雷德和祖玛帮他请了雷狮海盗团,呆毛姐弟,安迷修,格瑞,金,紫堂幻,凯莉,安莉洁等人来庆祝。

刚开始场面还好,大家都其乐融融,到后来场面就控制不住了。

雷狮猛地往嘴里灌啤酒,然后和安迷修接吻。

帕洛斯和佩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金喝醉了,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格瑞。

卡米尔和埃米也不顾别人的目光,相互喂对方蛋糕。

凯莉不知道说了点什么,安莉洁脸颊通红亲了凯莉一下。

艾比有点被虐到了,开始和紫堂幻讲话。

“紫堂幻啊,你有没有女朋友?”艾比递了一杯饮料给紫堂幻。

“啊?女朋友?没有啊。”紫堂幻接过饮料,喝了一口。甜甜的,很好喝。

“那……有喜欢的人吗?”艾比也拿了一杯饮料,喝了一点,甜的?

“这个……有啊。”紫堂幻下意识的去找嘉德罗斯的身影,结果发现嘉德罗斯一个人站在角落一脸不爽的看着他,紫堂幻不好意思的冲嘉德罗斯笑了笑,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并喝完了里面的东西。

“噗!这是果酒啊?”艾比将刚喝到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呸呸呸。”

“什么?酒?我我我,我不能喝酒……”刚说完话,酒劲就上头了。

艾比只见紫堂幻冲嘉德罗斯那个方向走去,“哎哎哎?你去哪?”

“去找我的小男朋友啊。”紫堂幻的眼睛从紫色变成了红色,看向艾比笑的有些邪气。

不……不是吧!好撩啊!紫堂幻怎么突然这么帅啊!等等,重点是……男朋友?!!艾比有些崩溃,为什么我身边的人不是百合就是gay!百合还是和别人!为什么就我没对象!

紫堂幻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慢悠悠的走到嘉德罗斯身边,然后停下。

等等,等等!饶了我吧!紫堂幻嘴里说的小男朋友是……是……是嘉德罗斯?!!艾比惊恐的指向紫堂幻,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她。

“嘉德罗斯。”紫堂幻笑着,散漫而优雅的叫着他的名字。

“嗯?怎么了?”嘉德罗斯看向紫堂幻,发现紫堂幻的眼睛是红色的,“紫堂幻,你……喝酒了?”

“显而易见的,不是吗?我的,小男朋友。”紫堂幻笑着,搂过嘉德罗斯的腰,把他圈在自己怀里,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弄得嘉德罗斯脸上一红。

“害羞了?有什么好害羞的?”紫堂幻像是撒娇一样的蹭蹭嘉德罗斯的脸颊。

“我为什么要害羞啊?你说你,明明不能喝酒,还喝什么喝!”嘉德罗斯恼羞成怒的说道。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我的小男朋友。”紫堂幻搂着嘉德罗斯将头埋在他的脖颈上,轻轻的冲他吹了口气,嘉德罗斯不满的翻了个白眼,却没说什么。

全程看直播的艾比表示,喝醉了的紫堂幻,真的好会撩!不过,感情整个生日会上就她一个是单身狗,心塞塞!

——————————————————

翌日

“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艾比拉过金说着悄悄话。

“什么秘密啊?”

“紫堂幻有男朋友!”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是谁啊?”

“就是昨天过生日的那个。”

“昨天除了嘉德罗斯还有谁过生日吗?”说着金一愣,“紫堂幻的男朋友不会是……嘉德罗斯吧?不可能吧?”

“就是他。”

“什么?我去问紫堂幻。”

……

“紫堂幻,你有男朋友了?”金一脸严肃。

“有啊。”紫堂幻坦诚的说道。

“嘉德罗斯是吗?”

“哎?金你怎么知道?”

“你先别管这个,你们交往多久了?”

“一年多了。”紫堂幻笑的一脸幸福。

“那那那,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们?”

“你们没有问啊。”

“……”是是是,是我们的错……

[嘉德罗斯生贺!(其一)] 午休时分

此篇为嘉幻嘉邪教文,请注意

壮哉我大邪教~ @冷浅殇

————————————————————

这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日光暖暖的洒在嘉德罗斯的脸上。

有点热。他心想。

可是不想起来,算了,就这样吧。躺在藤椅上的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睛,有些无所谓的将眼睛闭了起来。

不一会,他听见祖玛和雷德的声音传来。

“这么大的太阳,嘉德罗斯大人不热吗?”
不用想都知道是祖玛说的。

“怎么会呢?他可是嘉德罗斯大人啊!怎么会怕热呢?我们就不要打扰嘉德罗斯大人休息了。”雷德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

“对啊,那可是嘉德罗斯大人。那我们走吧。”祖玛点点头,与雷德一起离去。

两个呆瓜……嘉德罗斯虽然有些不爽,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紧接着他听到了格瑞和金的声音。

“格瑞格瑞,看嘉德罗斯哎~这么大的太阳他不热吗?”不用问就知道是格瑞那个发小的声音。

“他热的话会躺在那里吗?”格瑞冷静的声音响起。

“哎~也对诶~”金挠挠头笑嘻嘻的说道。

“走了,请你吃冰淇淋。”格瑞抓住金的手就往一边走去。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格瑞~”金赶紧跟上他,与格瑞并肩而行。

……秀什么恩爱!死给!嘉德罗斯超级不爽,却还是没有起身。

再然后,嘉德罗斯就感觉有两个人在他身边打架。

“雷狮,你个恶党!你没船是应该的!”

“安迷修!你这个家伙!活该没马!”

“你!”

“怎样?”

烦死了!好吵!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忍耐着等着他们离开。

哒哒的脚步声逐渐加强,竟然有人什么话都不说就向他走来。嘉德罗斯有些惊讶。

“嘉德罗斯怎么睡在这里,他不热吗?”

紫堂幻么……

接着,脚步声又逐渐变弱。

他居然离开了……嘉德罗斯有些生气,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

阳光就像是淘气的孩子,将自己炽热的光芒疯狂的挥洒在地。

越来越热了呢。嘉德罗斯心想。

哎?起风了?凉的?嘉德罗斯有点困惑,眯着一只眼睛向旁边望去。

紫堂幻?!!他怎么又来了?嘉德罗斯的心里有着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喜悦。

在炎炎的日光下,紫堂幻打着伞坐在嘉德罗斯的身旁,用扇子扇着风。随着扇子的扇动,风吹到了嘉德罗斯身上,紫堂幻的用心有点可疑呢。

伞的阴影并没有为嘉德罗斯挡住太阳的光芒,毕竟嘉德罗斯喜欢晒太阳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风不断的吹了过来,带走了让人有些燥热的温度。嘉德罗斯的意识开始变的昏昏沉沉,他有些困了。

迷迷糊糊的,嘉德罗斯似乎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喂……嘉德罗斯,你睡了吗?”紫堂幻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

声音太温柔了,反而让嘉德罗斯不想回答。

“是……睡着了么?”紫堂幻犹豫的开口,“那……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意识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阴影压了下来,紧接着感觉到的是柔软的,带着一些冰凉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唇上,他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接着就陷入了睡眠。

受到突然袭击的紫堂幻慌忙起身,无措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刚刚……舔了……这里?紫堂幻的脸色爆红,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喜悦又有些难受。

好像……快压抑不住了呢……

————————————————

当嘉德罗斯再次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有人了。

是……梦吗?我就那么喜欢那个紫堂幻?嘉德罗斯脸色有些微红,不知是这炽热的阳光惹的祸,还是他羞恼了。

您有一个瑞金牌的大蜜罐请注意查收。(9没福利)


ooc请注意

如若签收

那么

食用愉快

金:13岁
格瑞:15岁

瑞金の场合

“格瑞……格瑞……开一下门……格瑞……”金发颤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来了。”格瑞向门口走去。

一开门,只见金抱着一个枕头,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半干,畏畏缩缩的站在门口。

“格……格瑞……我怕……”金的声音听起来快要哭了。

“去看电影之前不是说不怕的吗?”格瑞皱着眉,眼神有些移不开金裸露出来的肩头。

真是……漂亮的锁骨……

“格瑞……我……唔……”金嘟着嘴有些委屈,“不是说好不吓人的嘛……”

金的声音唤醒了沉思的格瑞。

真是疯了……格瑞强行将自己的目光扭开,耳尖微红,强装淡定。

“哪有恐怖片不吓人的……算了,你进来吧。”格瑞将门口让开。

金从门口窜了进来,果断扑向了格瑞的大床。

“好软啊,好软~”金在床上滚来滚去不停地喊着。

“你头发还没干就打算睡觉吗?小心感冒。”格瑞从房间里找出吹风机,说道,“起来,把头发吹干再睡。”

“好~”金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了床边。

格瑞认命似的拿起吹风机帮金吹头发,指尖揉着金的发,思绪却早已不知飞到了哪里。反正当格瑞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离金白皙的颈脖已经很近了。

真是疯了……

“格瑞你在干什么啊,好痒啊。”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金的脖子上,让他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

“没什么……好了。”格瑞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道,“我去洗澡,你先睡。”

“好……”

当格瑞从洗澡间出来的时候,金已经睡着了。

月光打在金的脸颊上,他的发在光辉中散发着柔和的气息。

像天使一样……

[想吻他吗?]

想……

[想让他只属于你一个人吗?]

想……

[想占有他吗?]

想……

[那就去做吧。]

不……不行……

[可是,你已经做了……]

当格瑞察觉嘴唇贴上某种柔软的东西时他才猛地回神,是金的……唇……

格瑞猛地起身,脸色通红,不由自主的抚上自己的嘴。

软的……

真是……疯了……

————————————————

想看我开车吗?

双击评论666

说不定会哦~

好了,我失踪去了~

再见。[挥挥]

绝对是给佩利啊!因为他好忽悠啊~
给帕洛斯的话,绝对会死的!
[帕洛斯:我怎么聪明,你数学怎么只考30分!]

七八个天草我一起睡:

这个梗好可爱!!但是我不知道雷安他们孩子该叫啥。

明天从澳门回来了,恢复更新!(你